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公司新聞
鈀:一個絕不簡單的商品--俄羅斯的“權力游戲”

  二戰結束后,美蘇兩國開始了長達45年的冷戰。美國和蘇聯展開了在核武器、遠程導彈等方面的軍備競賽和太空競賽,蘇聯急需擴張其持有的武器規模,在冷戰

間,尤其是1979年至1985年第二次冷戰,積累了大量的貴金屬,其中包括金、銀、鉑、鈀等。

鈀,從來就沒有簡單過--俄羅斯的“權力游戲”

  90年代末俄羅斯作為全球最大的鈀的供應者,其庫存的高低水平和出口情況會大幅度影響到市場的價格,91年底前蘇聯解體后政治上大幅度動蕩。到了94-95年開

始俄羅斯財政遇到嚴重的預算赤字并且大幅度拖欠政府部門的工資,當年俄羅斯政府開始拋售存量貴金屬,大量的鈀庫存開始出口換取外匯,而俄羅斯鈀庫存的急

速下降,開始觸發了擠倉俄羅斯的游戲,隨著俄羅斯存貨的急速下降,美國某著名的基金嗅到了味道,大舉買入110萬盎司鈀金,也參與擠倉俄羅斯,而這是必然

導致短缺的進一步的惡化和擔憂。

尤其是鈀替代鉑和銠充當了汽車廢氣催化劑之后,消費需求大幅度的增加;所以,90年代的鈀符合典型的商品游戲的所有要素了:

1需求增量;2供給問題;3投機目的;4政治目的

  隨著2001年中國申請加入WTO之后,美國為首的WTO趁機要求俄羅斯在鈀出口配額限制上遵從WTO游戲規則,其實真正的目的就是希

望俄羅斯干脆廢除配額制度,最終是讓俄羅斯讓出了鉑

和鈀的全球定價權;俄羅斯在2000年開始拱手將鈀的全球市場定價權移交給了南非,讓出了市場的決定性一環。

鈀背后的主角或許到現在都沒變過--讓我們揭開他們的面紗吧!

先重點介紹一個人-他叫:弗拉基米爾·波塔寧

波塔寧是俄羅斯礦業巨頭、俄傳媒大王、俄羅斯七大寡頭之一,古拉格群島的諾爾里斯克中的絕大多數人口都為波塔寧控股的Norilsk Nickel——全球最大的鈀資源

司。波塔寧的第一桶金則是在1993年開辦聯合進出口銀行賺到的。其時正值俄羅斯的非國有化改革初起階段,即所謂丘拜斯私有化或債券私有化階段,實行的是

通過給所有公民發放私有化債券的形式來分配國有資產。在其他寡頭的支持下,波塔寧設計出了著名的"貸款換股份"計劃,即政府通過出讓國有企業的股份給私人

銀行和金融機構以換取其急需的貸款,正是在波塔寧,除此之外還有俄羅斯第五大石油公司Sidanko等一系列工業企業。

 

 

  1996年,波塔寧在總統大選中為葉利欽連任作出了重要貢獻,被任命為葉利欽政府的第一副總理,專司經濟改革,這使他成為所有寡頭中擔任政府職位最高的。

任的一年中,他被指責以權謀私。其中之一是他頒布了一項針對性的減稅政策,使諾爾里斯克鎳礦公司省去了巨額稅款。

這里就不得不提一個公司Interros

INTERROS之前只是伯塔寧和普羅霍洛夫共同設立的一個簡單的貿易公司,這里簡單說一下普羅霍洛夫是何人?

普羅霍洛夫在蘇聯解體之際接手俄羅斯最大的鎳金制造公司,同時擔任俄羅斯最大的黃金生產商主席以及聯合進出口銀行老板,普羅霍洛夫和伯塔寧后來將旗下所有

的資產(當年前蘇聯解體后國有資產私有化的過程中,兩人吃入的所有資產)打包注入到了INTERROS控股公司,使得INTERROS成為了橫跨金融,能源,金屬,資源等領

域的俄羅斯巨頭企業;

2001年,普羅霍洛夫擔任諾里爾斯克鎳業公司的總裁,普羅霍洛夫擁有價值75億美元的interros的股份,在2007年金融危機前普羅霍洛夫從interros退出開始了政治生涯,

2011年6月25日,當選右翼事業黨領袖。

再介紹一下Norilsk Nickel諾爾里斯克鎳業:

全球最大的鈀生產國是俄羅斯和南非,而俄羅斯的諾爾里斯克鎳業公司NorilskNickel則是最大的產出來源地,另一個非常重大的供應來源于前蘇聯的國家儲備。

但這里需要注意的是鈀的供應,Norilsk Nickel諾爾里斯克鎳業掌握的是增量的控制權,而還有一個重要的人物掌握的卻是鈀的存量的控制權;

 

 

關系表中間非常鮮艷的紅色字寫的是:

Global Palladium FundL.P.

Interros出資100-200million,Norilsk Nickel出資200-350million,而NORILSK的另一大股東(占5.9%)俄羅斯寡頭、切爾西足球俱樂部老板阿布拉莫維奇出資100-

200million,說到底就是波塔寧和阿布拉莫維奇成立了一個全球鈀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大量持有鈀的庫存——一個龐大的囤貨計劃浮出水面。

  而這一切的背景則和95-96-97年還有太多相似的地方,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導致西方世界對俄羅斯展開制裁,俄羅斯股市繼續下跌、層出不窮的制裁措施,再

上2014-2015年的油價暴跌,都讓俄國經濟面臨重大挑戰,這與俄羅斯在90年代中期遇到的財政狀況非常相似。

在之前的俄羅斯經濟爽歪歪的幾年(2014年之前)中,俄羅斯國家金庫一直持續的收購儲備,重新的建立起鈀的戰略庫存,當然俄羅斯到底有多少鈀的儲備是市場

非常關注的,但沒有人知道俄羅斯到底有多少鈀,鈀是小眾市場,所以俄羅斯國家金庫的行為非常容易引發市場價格的波動,而在2014年開始隨著俄羅斯的財政開

始惡化,波塔寧就曾對俄羅斯國家金庫表示其愿意通過旗下Interros購入俄羅斯國家金庫里的鈀的存貨,當然一開始俄羅斯國家金庫當然是表示不愿意賣自己的戰略

庫存對伯塔寧的提議一直表示拒絕,但是到2015年俄羅斯政府的財政連續超過預算,導致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為了彌補財政赤字,俄羅斯需要采取各種手段,出售

國家貴金屬和寶石儲備Gokhran的貴金屬則成為選項之一,2016年到2017年這兩年里俄羅斯國家金庫Gokhran賣出的鈀卻并沒有流入市場,而是被波塔寧等寡頭以

金融化的方式持續的買入持有,這就有了全球鈀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的誕生;與此同時,國際市場上,已經有人提前感覺到了類似當年的風口一樣的

故事,從2014年3月底,南非聯合銀行和標準銀行就開始配合發行鈀金EFT基金,更增加了投資者對這種貴金屬的興趣,同時加入到囤貨金融化鈀的道路上,而之

后被爆料出來的高盛、匯豐、南非標準銀行和巴斯夫集團被指控操縱鉑金鈀金定盤價機制的新聞則不僅的讓人想起了當年那個神秘的華爾街基金大舉買入110萬盎

司鈀金參與擠倉俄羅斯的情況。

 

 

 

{返回}
關于開達   |   新聞中心   |   產品中心   |   應用領域   |   聯系我們   |   科技交流   |   體系認證
Copyright © 1999-2020 陜西開達化工有限責任公司 ©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陜ICP備05002832號 
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2398948877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3466095230